华夏绝不会听从于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关税霸凌,傅莹在美主流媒体撰文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但必须记住两点:第一,与他们的美国同行一样,中国工人为这些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例如,入世之后,国内企业突然直接面对国际竞争,多数产业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大量工人下岗。同时,中国大规模进行法律法规的清理修订工作。在短时间内,中央政府清理了20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了19万多件,艰难地克服在管理上推进广泛再构建的困难。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中国应如何回应?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以下是傅莹文章中文版:

中国没有对美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因为,中国对美政策是整体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而中国外交政策的目标是维护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和合作的国际关系,
以服务于国家的发展。因此,中国有理由继续坚持“建设性合作”的政策。

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历史地看,美国是在应对一个个事项的处置过程中,经过试错和凝聚共识来完成大的战略调整。因而可以预期,美国进行任何调整也会需要一段时间。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最终结果将会受到两国相互作用的影响。

  抱怨和伤害对方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情况更糟。因此中国将坚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国家在双方都关心的领域进行合作,包括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跨国犯罪、防治传染病和防止核扩散等方方面面。

中美关系的变局对中国也是又一次倒逼改革的机会。美方工商界提出来的市场准入等问题,许多正是中方需要通过改革着力解决的。事实上,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推进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四月宣布的11项开发市场的具体承诺,迄已落实8项,涉及银行、证券、保险、评级、征信、支付等。政府也在下大力气改善营商环境,加强对中外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的改革者可以将外部压力转化为动力,打破阻力、实现必要的改革成效。

资料图:2017年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大会发言人傅莹就大会议程和人大工作相关的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中新社记者
金硕 摄)(拖拽图片可查看大图)

  中国充分利用美欧推动的全球化带来的机遇,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勤劳的中国人民有效地使用了国际资金、技术、经验和市场,促进了工业化进程。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人民生活水平取得巨大提升。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环球网综合报道)9月11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对当下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态度发表了看法,强调中国绝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关税霸凌,但在回应美方“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时,需要坚定、淡定,继续沟通。文章摘编自傅莹2018年8月28-29日在亚洲协会等机构的演讲《中美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两国关系》。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以下是文章全文中文版:

图片 1

  但有一点必须清楚:中方绝不会屈服于关税霸凌。有些言论声称贸易战使中国经济“滑坡”,还有人认为可以期待中国屈服了。这只是一厢情愿。

中国经济正在去杠杆期间,本身就存在较多痛点,处于咬紧牙关砥砺前行的阶段,这也是为了维持未来的健康发展不得不做的。需要提的一句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正是为了参与解救美国所引发的金融风暴,才采取了较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贸易战或许会减缓必要的去杠杆进程。

在斟酌下一步如何走之前,中国人首先要问:美国的指责是否公允?的确,中国并未随着经济增长而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还记得,九十年代中期我参加了一个美国政府为发展中国家外交官组织的访谈项目,议题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政策的制定。期间我反复问这样一个问题:冷战后美国新的国际战略目标是什么?得到的明确回答是,在全球推行美国式的人权价值观和民主制度。之后的20多年美国确实这样做了,结果成本高昂,代价巨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