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政体皇冠体育网

7月25日,美国国会山异常忙碌,在国会参议院以51票赞成50票反对的表决结果,完成开启关于废除奥巴马医改20小时修正案讨论的程序性投票的同时;国会众议院以419票赞成13票反对的罕见高票,通过了对俄罗斯、伊朗、朝鲜等国追加新一轮制裁的法案。

制裁俄的同时,给白宫戴了“紧箍咒”

联系到6月15日该法案的参议院版本以98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的类似情形,美国国会两院两党可谓“同仇敌忾”,代表着美国主流政治精英在对俄政策上寸步不让。

该法案在国会参议院审议时,其实原本的法案名叫做《2017年抵御伊朗不稳定行动法案》。顾名思义,其实原文本的重点并不在俄罗斯。只是在所谓“通俄门”持续发酵的大背景下,两党的国会参议员们在审议这样一件与白宫政策倾向高度相符的议案时,故意增加了同等甚至内容更多的对俄制裁条款。

这些制裁不但涉及到俄罗斯的能源、矿业、铁路等产业,而且还特别设置了总统必须通过国会批准才能调整对俄制裁的限制性条款。显然,其首要目的就是限制特朗普仍旧模糊甚至暧昧的对俄政策,给白宫戴上一个国会的“紧箍咒”。

29日,该法案被安排转入国会众议院讨论。虽然在接下来的审议过程中,出现了特朗普白宫介入立法、希望修改相关条款的情况,但在总统大儿子卷入所谓“通俄门”、司法部长“通俄”嫌疑越描越黑的形势发展之下,白宫最终接受了来自宾夕法尼亚大街另一端所要求的承诺。

面对压倒性的两党共识,面对符合其政策导向的对伊朗、朝鲜制裁,特朗普几乎没有理由否决这项立法;而在总统早已无法“单项否决”的状况下,他也不得不接受国会对其俄罗斯政策的全面检视。

美国“国会政体”已经开始悄然复活

而一旦对俄制裁被特朗普签署成法,特朗普的对俄、对欧政策都可能需要相应展开一些套路变化。

在面对莫斯科时,白宫其实缺少了交易的筹码,只能完全将对俄制裁的包袱甩给国会,但也未必不是轻装上阵的选择。

在面对欧盟,特别是那些对俄罗斯油气资源存在依赖的欧洲国家关于这次制裁“殃及池鱼”的抱怨,特朗普只能表示遗憾,然后告诉他们可以学学决定购买美国天然气的波兰。

对俄制裁新法,本质上是在“通俄门”氛围下,美俄关系被美国高度内政治化的又一集中体现。虽然传统上,总统在外交事务领域更具自由裁量的空间,但目前的美国对俄决策显然已经闯入了更多制衡特朗普的大体量因素,甚至可以说威尔逊笔下的所谓“国会政体”已经开始悄然复活。

这就意味着,美俄关系不但在国际舞台上,无法避免触及结构性刚性上限的必然宿命,同时在美国国内政治世界中,也更多地被划出了更为严苛的高压线。一面是“通俄门”让特朗普收敛,一面是国会立法让白宫接受,这也算是特朗普外交政策的一种特殊进化方式了。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文章转自《新京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