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合营国国会制裁俄伊朝展现内外龃龉

美国参众两院以罕见的超党派一致性(众院419票赞成3票反对、参院98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一项针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三国的新制裁法案,并且限制了总统特朗普未来放宽制裁措施的权力。面对美国国会议员精心设计的形式上几乎不可否决的法案,特朗普似乎也没有理由与国会议员的绝对主流意见硬怼。这意味着,特朗普竞选阶段和执政初期希望改善对俄关系的意图已经彻底失败。新制裁法案不仅将激化美国与被制裁国更深的矛盾,也会导致美国“府院之争”出现新的微妙变化。

曾经有美国学者将冷战后的美俄关系比作是一对彼此厌倦的老夫妻,相互间失去了冲动和激情,但是仍然冷淡地生活在一起。但是新的制裁方案一旦实施,美俄关系的未来走势远比彼此厌倦的老夫妻要糟糕。这样一对老夫妻如果真的撕破脸,全球地缘政治博弈态势会进一步复杂化。

而伊朗核协议签署之后,曾保持相对平稳的美伊关系也将再次回归老路。美伊关系开倒车不仅事关美伊两国,新制裁可能会打破中东地区本就岌岌可危的平衡。美国对朝鲜的新制裁也将“折断”文在寅近期抛出的对朝橄榄枝,美国对朝政策的调整空间将进一步缩小,对朝不断施压将成为短期内美国唯一的政策选择。

新制裁法案同时点燃三个火药桶,而且还连带动了欧盟的奶酪。欧洲对俄罗斯的制裁本就半心半意。一方面希望通过制裁,使得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做出重大让步;另一方面,也希望对俄制裁不要严重影响欧洲经济。

3年前,Northern Light的秘书长里斯托˙彭蒂拉为英国的《金融时报》写文章,他说,对俄制裁“损害了挪威渔民、意大利奶酪制造商、芬兰奶制品企业、德国科技企业和全球能源企业的利益。制裁抽干了欧洲经济的希望。”现在这个长长的受害者名单上,又要加上德国、奥地利等国的能源企业。新制裁法案生效后,与俄罗斯在铁路交通、金融、船舶和煤矿等领域进行合法商业合作的欧洲公司都有可能面临美国的制裁。欧盟的能源安全和经济利益将受到新制裁法案的严重影响。

有分析认为,美国此举可谓是一石二鸟,既是为了制裁打压俄罗斯,也是为了抢占欧洲天然气市场。美国希望打开中东欧市场,让美国天然气取代俄罗斯天然气,保障美国国内天然气和石油工业的就业岗位。所以美国国会嘴里都是制裁,但是心里或多或少想着生意。

新制裁法案也是美国国会与白宫之间争夺对俄政策制定权的产物。特朗普身陷“通俄门”的尴尬之中,民意和舆论都不允许特朗普推行他所期待的对俄政策,美国国会因此获得对俄政策的主导权。在历史上,共和党议员与共和党总统的对俄思维大体相同,而这一次他们的观点大相径庭,这也加剧了特朗普的难堪。除此之外,共和党在参议院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失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特朗普将“奥巴马医保”称作是噩梦、灾难、谎言,上任伊始就通过行政令冻结奥巴马医改法案。但是这次失败并非特朗普作为总统一个人的失败,这更是共和党因为内部分歧导致的党派整体失败。对俄政策方面,共和党议员怼总统,医保法案方面,共和党议员互怼。这种背景下,美国有媒体猜测2018年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将在国会上演王者归来。尽管现在谈论中期选举为时尚早,但是近期一些重要法案的通过与否决,暴露出白宫和国会之间的矛盾正在复杂化。

经济制裁是美国常用的手段之一。上个世纪的最后30年,美国发起的经济制裁占全世界所有制裁案例的七成以上。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全世界曾经接近一半的人口处于美国的经济制裁之下。但是美国对外实施的经济制裁往往效果达不到预期。美国对古巴超过半个世纪的制裁,至今仍然没有结束,但是古巴并没有被美国的制裁拖垮。2016年10月28日,在第71届联大上,193个会员国中有191个国家投出赞成票,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再次敦促美国取消对古巴的制裁。这是联大连续25年通过此类决议,这一次全世界99%的国家站在古巴一边。但是《托里切利法》和《赫尔姆斯-伯顿法》,这两部对古巴实施制裁的法律仍然躺在美国国会,短期内似乎也不会被废除。

任意扩大安理会制裁的单边做法都是“耍流氓”,而且很难取得效果,这是二战后大多数单边制裁案例的经验总结。这一次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旨在强力制裁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的新法案,会取得美国想要的效果,还是会拉到新的仇恨?答案自在人心。

(作者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文章转自中国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