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碳排量被高估10,中国碳排放长期被高估

  科学家们发现,中国油品和燃气类的排放因子与IPCC推荐值相近,但煤的碳含量比IPCC推荐值低40%左右,中国煤炭的平均氧化系数比IPCC推荐值低6%。另一项被高估的排放则是水泥生产过程中的排放——水泥生产过程的碳排放比基于IPCC推荐值的计算低40%左右。

这项研究工作已经进行了4年多。自2011年起,在哈佛大学、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等合作开展针对中国实际情况的中国碳排放核算工作,统计了中国所有行业部门化石能源燃烧的碳排放及水泥生产过程的碳排放,覆盖了中国99%的能源消费量,不仅重新核算了中国能源消费量,更得出了相对准确的中国各能源类型的排放因子。

8月20日,由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研究员魏伟团队联合哈佛大学、清华大学等24所国内外科研机构组成的科研团队在《自然》上发表了题为《中国化石燃料与水泥生产碳排放核算修正》(Reduced
carbon emission estimates from fossil fuel combustion and cement
production in
China
)的研究论文,该研究首次核算了基于实测排放因子的中国碳排放总量,结果表明中国2013年碳排放总量比先前估计低约15%,重新核算后的中国碳排放在2000至2013年间比原先估计少106亿吨二氧化碳,是京都议定书框架下具有强制减排义务的西方发达国家自1994年以来实际减排量的近百倍。此修正量大于中国同期陆地总的碳汇吸收总量。经过此次重新核算,中国在本世纪气候变化2C范围的各种排放情景下,中国的排放空间较原来相比增加25%-70%。该研究核算的碳排放数值可报告、可测量、可核证,是第一套基于同行评议和实测数据的中国国家碳排放核算清单。《自然》出版集团19日针对这一重要结果召开了专题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由Nature执行主编Nick
Campbell主持并有中外数十家媒体参与。

  基于此,由中国科学院在中国科学院战略科技先导专项应对气候变化的碳收支认证及其相关科学问题的支持下,魏伟研究团队自2011年起,历时4年开展针对中国实际情况的中国碳排放核算工作,统计了中国所有行业部门化石能源燃烧的碳排放及水泥生产过程的碳排放,覆盖了中国99%的能源消费量,不仅重新核算了中国能源消费量,更得出了相对准确的中国各能源类型的排放因子。

在科学家们看来,这一研究成果不仅仅是要纠正对中国碳排放的不准确评估,更希望中国科学家基于实测数据研发的各类数据库,能被国际社会所承认,成为国际气候变化相关研究、特别是中国碳排放研究的依据之一。

碳排放清单是全球变化模拟、气候模型构建、制定各国减排政策及国际谈判的基础,当前国家和全球的碳排放主要由国际机构依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方法和能源统计数据进行估算,碳排放数据发布机构包括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二氧化碳分析中心、全球排放数据库、世界银行、美国能源情报署和国际能源署。中国已是世界上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其排放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一。中国的工业规模和能源使用量居全球首位,工业技术和能源利用类型多样,但排放数据却主要由西方发达国家科研及政府机构发布,缺少自主的话语权和基础数据。

  科学家们表示,希望基于实测数据研发的各类数据库能被国际社会所承认。目前中国碳排放数据库已基本建成。魏伟介绍,碳专项会向国家提供一个详细的碳排放技术参数,为碳减排、碳交易和国际气候变化的谈判等提供科技支撑。

简单地说,国际上对碳排放的计算方法是用不同能源的消耗量乘以排放因子,排放因子指的是消耗单位燃料时氧化的碳量。“各种能源消耗量由国家统计发布,但排放因子用的是IPCC测算出的西方国家的平均值,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没有自己的基础数据。”刘竹说,“中国的排放数据主要由西方发达国家科研及政府机构发布,其碳排放量的核算主要依据发达国家的经验估计。”

在中国科学院、哈佛大学、清华大学等24个国际研究机构的协作下自2011年起在中科院战略先导专项“应对气候变化碳收支认证及相关科学问题”的支持下开展针对中国实际情况的中国碳排放核算工作,该核算工作覆盖了中国99%的碳排放种类和部门。该研究表明,经计算中国能源消费量比原先估计高10%,但煤炭排放因子比IPCC估计值低40%,煤炭氧化率水平比IPCC推荐值低6%,水泥生产过程碳排放比IPCC推荐值低40%。该研究系统梳理了中国能源总量、结构及排放部门格局,增加了中国在全球能源、经济、环境决策及国际谈判中的话语权,同时为中国进一步开展碳减排和空气污染雾霾治疗提供了一套坚实的基础数据,为中国开展针对具体部门和技术的减排措施提供数据支持。

  在近年国际机构估算并公布的中国碳排放量的核算中,各种能源消耗量由国家统计发布,但排放因子用的是IPCC测算出的西方国家的平均值,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没有自己特定国家的基础数据。论文主要作者之一的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研究员魏伟说,中国的排放数据主要由西方发达国家科研及政府机构发布,其碳排放量的核算主要依据发达国家的经验估计。因为能源质量、利用方式等的不同,各类能源的排放因子可能不同,这也就意味着对中国碳排放的估算可能是不科学和不准确的。

关大博说:“这是迄今为止对中国碳排放的最准确估算,是气候变化研究等提供了基础数据。”

  记者从中科院获悉:来自中国科学院、哈佛大学、清华大学等国内外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在日前出版的《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对中国碳排放研究的最新进展。研究表明,中国碳排放总量比先前估计低约10%—15%,重新核算后的中国碳排放在2000年至2013年间比原先估计少106亿吨二氧化碳。这项研究首次核算出基于实测数据的中国碳排放清单。

今年11月30日至12月11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一次缔约方会议将在法国巴黎召开。碳排放清单是国际谈判的主要依据,这一研究能否为中国争取到更为公平合理的发展空间,我们拭目以待。

  据介绍,碳排放清单是全球气候变化模拟、气候模型构建、制定各国减排政策及国际谈判的基础。当前国家和全球的碳排放主要由国际机构依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方法和能源统计数据进行估算。计算方法是用不同能源的消耗量乘以排放因子,排放因子指的是消耗单位燃料时氧化的碳量。

来自哈佛大学、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等国内外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在北京时间8月20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发表了对中国碳排放研究的最新进展:中国碳排放总量比先前估计低约10%~15%,重新核算后的中国碳排放在2000年至2013年间比原先估计少106亿吨二氧化碳,是《京都议定书》框架下具有强制减排义务的西方发达国家自1994年以来实际减排量的近百倍。文章的作者之一、哈佛大学博士刘竹说:“如果按照21世纪气候变化控制在2摄氏度范围的各种排放情景下,中国的排放空间较原来相比增加25%~7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