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之缘,彩色星空纹身

原标题:彩色星空纹身

图片 1

图片 2

星空,看到这个词首先想到的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漫天的星星。似乎人们从小开始便对星星充满了向往,小时候父母会告诉我们关于星星的故事。星空是梦幻的天堂,那里好像住着很多的神仙。也许是对梦幻星空的向往,许多纹身爱好者开始做齐了星空纹身。都知道是一个生活节奏很快的大城市,这里虽然满足了人们的物质需求,但严重的雾霾也随之而来,想要在夜晚看见大片的星星更是难上加难。

友友们不好意思,手机拍星星拍不出,不可还是可以看见一些

文/大房子

图片 3

儿时的我

1、

图片 4

喜欢在夜晚

每到夜晚的时候,我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家里的阳台上,望着窗外那片浩瀚无比的天空,总是想着能够从中发现一颗最亮的星星。不过这城市里的天空总会让人失望,它色彩总是那么灰暗又厚重,加上连年的雾霾天气早已经把原本很亮的星星给隐藏起来了。

图片 5

躺在一块石头上

不过我小时候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我们家在农村,农村的夜晚总会有星星,而在那个时候,我总会坐在自家的院子里,依偎着大我十几岁的哥哥一起看天上星星。

图片 6

眨巴着眼

我的哥哥比我看的要出神,他痴痴地望着天空,找寻着最亮的的那几颗星星,待他找到后就会用手指指,然后抚摸一下我的头说,“妹妹啊我的好妹妹,你知道吗,人们常说人死后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而天上面最亮的那一颗就是死去的亲人变的,你看那边,那两颗星星一定是我们的父母变的。”

图片 7

看星星

2、

图片 8

星星会越来越多

我的哥哥有点傻,真的,我从来不忌讳谈这个,因为我父母还在世的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直到那年我父母出去卖蔬菜发生车祸去世之后他便只记得:天上有星星,而最亮的那颗就是父母变得。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谁跟他这么说的,以至于他这辈子只记住这个了。

都知道是一个生活节奏很快的大城市,这里虽然满足了人们的物质需求,但严重的雾霾也随之而来,想要在夜晚看见大片的星星更是难上加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最后脑海里就是数不清的繁星

那一年里几乎每天的晚上他都要坐在家中的院子里,院子里是一片黄色的土地,到了夜晚黑隆隆地什么也看不出来,他就席地而坐,坐的满屁股都是灰尘。他一点都不在乎,一双眼神痴呆地望着天空,努力地寻找着最亮的那一颗星星,找到了就冲屋子里大声地喊叫,“妹妹妹妹,你快过来看,那颗星星是咱爸爸妈妈变得。”

责任编辑:

那是真正的星空

有的时候我正在屋里写作业,或者是看书,每天听到他在喊,“妹妹妹妹,那颗星星是咱父母变得。”时我就极为的不耐烦,有几次他把我惹急了我就冲着他喊,“你这么想父母你干脆上去找他们得了。”

真正的星空

他听到后便不发话了,照旧痴呆地望着天空,此时天空就像书面里的插画银河一样,像是女娲仙女随手撒在天上的一抹星辰,闪闪的、亮亮的,很好看。其实我也喜欢星空,在那片我未知的领域里肯定有一个特别美好的世界,在那里,没有苦恼、没有烦心事、更没有我的傻哥哥。

是会让你思考的幻想的

我一直都在向往着我不知道的未知世界,我向往着离开大山,我向往着大城市,我向往着一种和眼下不一样的美好生活。这一点是我的傻哥哥所想不到的,他的眼睛里虽然也有浩瀚无边的星空,但是他眼神里的那种星空是缺乏色彩的、是无力的、更是无聊的。

那是一种踏实的/满足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上初中,因为学费和生活费的压力,我的傻哥哥不得不到城市里去打工挣钱,一个月只能回来一趟,他每次走的时候总是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他说,“妹妹啊妹妹,我舍不得离开你的身边,我会想你的。”

我似乎很久很久没看星星了

而我总说,“走吧走吧,多大的人了这么肉麻。”

也没有留意天上的星星了

但是每当他披着夜晚的风尘回到家里时总会眉开眼笑的,他会买上一大包我喜欢吃的零嘴,然后不停地抚摸着我的头,笑嘻嘻地说,“妹妹啊妹妹,你过的好吗,有没有晚上在院子里看星星?”

最近的雾霾

我总会骗她说,“看了看了,那颗最亮的星星就是咱爸爸妈妈变得。”

很多视频播过

傻哥哥听后一脸满足又幸福的样子,似乎人世间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妹妹看了天上的星星然后告诉自己那是父母变得了,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原来人傻也是种幸运,起码他不会和我一样总是想那么多烦心的事情,因为每天看看星星就会很快乐了。

很多文字描述过着

3、

我们头顶的天

我的傻哥哥是很爱我的,真的,这个全村子里的人都能作证,记得父母还健在的时候,我的小伙伴们都欺负我,说我有个傻子哥哥,有时候把我气急了我会对他们拳脚相向,你可以想象一下,在村头、在马路牙子边上、在小河边,一个满身泥垢的疯丫头和一群疯小子摔跤打架。而在这时,我的傻哥哥一看到我在和别人打架他就一个箭步地冲了过来,嘴里“呜呜”地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迅速扭打到一块去了。但是我很厌烦他,看到他因为我和别人扭打起来后我就会转身离开,不会为此感动丝毫。

已经病入膏肓了

后来,我上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他总会提溜着一大包好吃的来学校看我,一身和小时候打架一样满身泥垢的衣服,满脸的灰尘,见到我后一副小孩子般的嬉笑,我是真的受够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