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是3个妙人,金圣叹的水浒传

忠臣耶怕痛

“做县官,每日打鼓退堂时,不亦快哉!”“还债毕,不亦快哉!”

图片 1

岳西的羊略瘦略膻,橘生淮南淮北不同,一方水土一方风物。内蒙古的羊肉自不必说,河南陕西的羊肉膏腴清香,皖北的羊肉以盆盛之,俨然重器。有一年去江苏太仓,其地羊肉不输内蒙。羊肝羊眼羊球羊腿,一样样吃来,不亦快哉。藏书羊肉也好,厚味不足但清香有余。

图片 2

我是从这么一个故事知道了金圣叹的:
1661年,清朝初年,顺治皇帝刚刚驾崩。阴风烈烈的刑场,马上就要行刑了。即将就戮的金圣叹被背缚着双手,叫刽子手附耳过来,低声在他耳边留下最后遗言:“
五香豆腐干与花生米同嚼,有火腿味道。
”刀起刀下,咔嚓一声,人头落地。从金圣叹两耳一边滚出一个纸团。监斩官捡起展开看去,一个纸团上写着“好”字,一个纸团上写着“痛”字。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此第一境也。

读《西厢记》当扫地读之,焚香读之,对雪读之,对花读之,一气读之,与美人并坐读之,与道人对坐读之,方解其精髓。

说:
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写得心地厚实,体格阔大。论粗卤处,他也有些粗卤;论精细处,他亦甚是精细。然不知何故,看来便有不及武松处。想鲁达已是人中绝顶,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处。

金圣叹删《水浒传》也删《西厢记》。金批本砍掉了第五本,以“惊梦”终结全篇,使大团圆的结局变成震撼人心的悲剧,眼界实在高人一等。

“律诗在八句五十六字中间空道中。若只看八句五十六字,则只得八句五十六字。”诗除字面意外,极其含蓄蕴藉,极富象外之象,言外之味,言少意繁,言有尽而一无穷。论者须领会于此才可真正读懂并解析唐诗。

老金版本的水浒传能盖过其它版本流行几百年,必然有它独到的地方。腰斩或是其中之一,犀利的点评却绝对是主要因素。一部大书写一百零八英雄,一百零八人在老金的点评下更加丰满。

金圣叹好以曾点自居。曾点之行迹,《论语》有零星记录。有一回,孔子让学生自况其志,子路、冉有、公西华各有一番功业,曾点在一旁鼓瑟,余音方了,才缓缓说道:暮春时节,着春衫,约四五好友,六七少年,至城西沂水沐浴,去抵城中舞雩台,吹风晒日,一路高歌,兴尽而归。孔夫子悠然神往,喟然叹曰:吾从点也。

金批离骚,南华,史记,杜诗,西厢,水浒俱别出心裁,绝不人云亦云,时人争相购读,为后人所道。

他的点评亦如他的人,放浪不羁洒脱超然。不敢对大师的点评再做过多点评。这部金评版水浒,推荐大家有空看上一看。至少读了不至会生气上火,或许还能让你对这个草寇造反的故事有了不一样的见解。

骑马时,得用腿夹住马肚子,久而久之,大腿内侧无赘肉。刘备住荆州数年,见髀里肉生,慨然流涕。刘表见怪,刘备回道:“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固然豪迈,也着实悲凉。

金批《水浒传》,说天下文章无出《水浒传》右者,天下之格物君子,无有出施耐庵先生右者。一百八人,人人有其性情,人人有其性质,人人有其形状,人人有其声口。章有章法,句有句法,字有字法。一百零八个人物,即一百零八篇列传也。

他说:
鲁达粗卤是性急,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李逵粗卤是蛮,武松粗卤是豪杰不受羁靮,阮小七粗卤是悲愤无说处,焦挺粗卤是气质不好。

豆绿与美人霁

非真性情之人不能做此文,非真文士不能解此情。

说:李逵是上上人物,写得真是一片天真烂漫到底。看他意思,便是山泊中一百七人,无一个入得他眼。《孟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他好批语。

沈德符《顾曲杂言》说,《牡丹亭梦》一出,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牡丹亭》是汤显祖得意之作,曾言“吾一生四梦,得意处唯在《牡丹》”。四梦者,《紫钗记》《牡丹亭》《邯郸记》《南柯记》。

即使是身在狱中金圣叹亦泰然自若,闲作诗道“四四方方一间房,有兵有马有君王,亲生父子不同姓,恩爱夫妻未共床。”这其实是个谜面,狱友不知,问何意,金圣叹用手指在地上不紧不慢地写下“戏台”二字。牢房,戏台都是房,四面墙,人在其中。那四框里一个“人”,不念“囚”,而是“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那人掩面痛哭。

如此人物端的不似酸腐文人,倒颇似一位 “一身能擘两雕弧,
虏骑千重只似无”的武林高手。生死都能玩笑,何等气魄。这让我一下就爱上了他。

牛在过去乡下是极贵重的财物,耕田犁地,少它不得。人对牛如养妻儿,纵是打骂,也舍不得下重手。每每过了农忙,祖父总要熬几升黄豆给牛进补。偶尔家里吃玉米馍,祖父舍不得吃,藏几个在衣襟送到牛栏里。

“存得三四癞疮于私处,时呼热汤,关门澡之,不亦快哉!”

水浒传这个故事自打忠义堂排了坐次之后就越发的不好看了。小时候看电视剧时看到征方腊时都气的直哭。之前梁山好汉何等英雄气概,偏偏到了这里死的窝窝囊囊。说到这就不得不提金圣叹当初的一件丰功伟绩,那就是腰斩水浒——砍去了咱们从小就憎恶的那些章节。在他眼里这些章节简直就是龙头接了狗尾巴。
老金同志对水浒传爱的深切, 他不忍心一部旷世奇书被这后几章拖了后腿。
所以金评版水浒只有七十回,写到石碣出世梁山好汉排了坐次就算完了。他为了推广自己的这个版本,对外宣称:我这是贯华堂所藏古本。还伪撰施耐庵自序一篇。并且对外宣传说其它版本皆是伪书,而七十回回本才是正统。他这一手瞬间打垮了一切流行于明代的各种版本水浒传,竟让后世几百年不知道水浒传还有百回和百二十回版本。
直到郑振铎将古本翻出,加上毛泽东主席当时“《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的一定影响。金本水浒的地位才一落千丈。

张中行先生坐过的牛车,我没坐过。岳西没有牛车。小时候倒是经常以牛当马,纵横山野。水牛力健,几山几趟跑下来,不见丝毫倦意。

五十三岁,因在“哭庙”当日被贪官陷害,以“聚众闹事,震惊先帝之灵”被捕入狱,
在狱时曾指着狱卒给的饭菜说:“咸菜与黄豆同吃,大有胡桃之滋味。得此一技传矣,死而无憾也!”同年被处斩刑,刀起头落,从耳朵里滚出两个纸团,刽子手疑惑地打开一看:一个是“好”字,另一个是“疼”字。从而结束了他惊世骇俗,狂放不羁的一生。

这几日读了金评本水浒,更是深觉得那句“不看金圣叹版的水浒就等于没看过水浒”说的真是太对了。老金同志对这部书的见解甚至让我觉得,施耐庵写的这部书,是写给金圣叹一个看的。

云从小姐面前的红茶袅着香气。粉面红茶,红茶衬着粉面,越发艳若桃花,倘或不知究竟,我还以为迈进了《儿女英雄传》的世界。一个陈旧的楠木箱子收着几十件瓷器和古钱,还有几本册页,两卷挂轴。我打开一幅,工笔豆绿牡丹,青豆一样的颜色映着窗外的细雨。云从小姐悄悄站在一边细细看着,豆绿牡丹下那双丹凤眼更添了几分古典的媚韵,还有一丝出落大家的贵气。

特立独行的金圣叹十五岁时,童试第一。十八岁戏弄科举,逐出考场,自刻“六等秀才”印章,到处盖印。二十七岁登坛讲经,成一代神棍。三十三岁,完成“贯华堂才子书”之金批《水浒传》,声名大噪。三十六岁,明朝灭亡,身份由大明子民变大清子民,绝意仕进。

关于金圣叹的死,还有一个版本这样说:金圣叹临刑前请狱卒带信给家人,狱卒以信呈官,官疑其必有谤语,启缄视之,上书:“字付大儿看:盐菜与黄豆同吃,大有胡桃滋味。此法一传,吾无遗恨矣。”官大笑曰:“金先生死且侮人。”在刑场上,金圣叹向监斩官索酒畅饮,且饮且言曰:“割头,痛事也,饮酒,快事也,割头而先饮酒,痛快,痛快!”

王国维的三段境界论给人抄烂了,有人说毛泽东三段词亦可谈境界:“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此第一境也。“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此第二境也。“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此第三境也。在这里,我姑且以鲁迅的诗试谈学问三境界:

十分痴狂,一生寂寥。普天之下,几人知我?他是雅痞,亦是骚客。人生如戏,他在戏中独自起舞,有几人看清,那曾隐于面具后的真容。

图片 3

图片 4

关于“神棍”之说,金圣叹自称十一岁便读《法华经》,后所评所著多有涉及法发,金刚,楞严等经藏。一度热衷于登坛讲经论道,緇素从之甚众,并得了个“冥心学佛人”的名号。但他又狂放不羁,在众目睽睽之下照样喝酒吃肉,毫无顾忌。

图片 5

世既弃我,我亦弃世。青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张中行先生叔父家养得一黄牛,性情温顺,难得记性好。行翁幼年和几个孩子去姑母家,二十里外的距离,大人牵牛送到村外岔路上,牛自己会认路。一路摇动,孩子们在牛车上东瞧西看,打打闹闹,还可以下车去掐花草,牛走得慢,几步就追上了。一众人在姑母家吃过午饭,依旧让牛送回来。

话说以前我是真不知金圣叹是何许人也,可见我读书甚少。一日偶得夏风颜的此书,方知其人。如初中始知纳兰,高中才晓仓央一般,欣喜若狂,望不晚也。

《牡丹亭》有喜悦有深情有心动,描尽男女相悦之悦男女相亲之亲,高情的相遇,缱绻千古。我读《牡丹亭》,觉得不枉然。世间男女有高情厚意,如梦如幻,带着夏夜的清露,读来喜不自胜。汤显祖是古往今来第一大情种,《牡丹亭》题词有一番明人所无的魏晋风度:

金批《西厢记》力驳“淫书”之说,称文者见文,淫者见淫。认为《西厢记》乃是天地妙文,不识天地妙文者,便是不识天地现身。

我想象一百幅于右任书法投身火海的情景。尘世难容神物。神物但随祝融去,只留灰烬在人间。

关于他的狂放,譬如一年,上面派人下来考生员,临时从《孟子》中信手拈来一句“如此则安之动心否乎”作文题,众人皆不明所以。只得满纸胡言。金圣叹也在被考之列,灵机一动写道:“空山穷谷之中,黄金万两;白露蒹葭之外,有美一人。试问:夫子动心否乎?曰:动!动!动!……”他一连写了39个“动”字,字体又大,正好将白卷填满。

小时候放过牛,山里草多,各家的牛在山头觅食。牛渴了,径自在溪边饮水。山里树多,人坐在荫下看书,十分阴凉。

即将刑行时,金圣叹的两个儿子梨儿、莲子(小名)望着即将永诀的慈父,更加悲切,泪如泉涌。金圣叹心中难过,劝慰道:“哭有何用,来,我出个对联你来对,”“莲子心中苦”。儿子悲痛欲绝那能对。金圣叹一声叹息,接着念出了下联“梨(离)儿腹内酸”,旁听者无不为之动容。上联的“莲”与“怜”同音,意思是他看到儿子悲切恸哭之状深感可怜;下联的“梨”与“离”同音,意即自己即将离别儿子,心中感到酸楚难忍。

骑牛者不独我辈,李聃出关,骑的也是牛。后世奉李聃为道家始祖,大概觉得骑牛失了威风,改口说所骑者乃是兕。《山海经》上记载,兕是神兽,状如牛,苍黑,额心有一根独角,天下将盛才出现。我觉得李聃骑牛更好,牛有一份家常,《道德经》是家常智慧。

金批唐才子诗道“分解不是武断古人文字,务宜虚心平气,仰观俯察,待之以敬,行之以忠,设使有一丝毫不出于古人之心田者,矢死不可以馋入也。直须如此用心,然窃恐时时与古尚隔一间道。”诗都是可解的,但须抱极其敬重之态度,无丝毫之懈心。

孔子一生周游列国,以入仕治国为务,并不能与曾点歌咏而归。金圣叹性情疏宕,好闲暇,大半生游荡在水边林下,与酒友痛饮达旦,与诗人则摩诘沉吟,遇武人则耍枪弄剑,遇辩士高谈阔论,遇棋客布局对弈,遇道士谈玄,遇僧人言佛。此等样范难免让后人向往,周作人早先写作曾受金圣叹影响,林语堂年近不惑仍日见陷没圣叹文风,以致被讥为病亦难治。好在并非恶疾,此病不治无妨。

“饭后无事,入市闲行,见有小物,戏复买之,买亦已成矣,所差者甚少,而市儿苦争,必不相饶,便掏袖下一件,其轻重与前直相上下者,掷而与之。市儿改笑容,拱手连称不敢,不亦快哉!”

锄头耶怕重

时人都说宋江仗义,他偏反其调而行之,偏说宋江奸险,权诈,伪忠义,一步一步娓娓道来有理有据,不由你不服。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考察官见了,忍俊不禁,却不得不装着恼恨的样子:岂有此理,莫名其妙!金圣叹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孟子曰,吾四十不动心;孔夫子也说,四十而不惑。三十九个“动”字,一个“动”字代表一岁,四十岁之前,孔孟之辈亦受迷惑,更何况凡人。可见其语不惊人死不休。

岳西人家养羊也差不多是在祭祀上使用,所谓猪羊上祭。上祭礼毕,猪肉作为待客用。我的记忆里,羊经常埋了,人嫌羊膻,真是暴殄天物。偶尔有人讨得整羊回去,放辣椒粉红烧。那羊除了辣之外,别无他味,也是暴殄天物。

金有“不亦快哉三十三则”亦为后人所乐道,乃是与好友共住时,霖雨十日,对床无聊,因约赌说快事以破积闷而作。一时模仿者甚多。

《隋唐演义》上说秦琼卖马,黄骠马不肯出门,晓得要卖他的意思,把两只前腿蹬定这门槛,两只后腿倒坐将下去。此书旧时读过三两遍,尤爱秦琼穷途落魄几章。褚人获下笔草草,此处却着力以工笔勾画,读来引人眼热。我出身贫寒,当年四处流浪,少不得以秦琼自观,小说里瓦岗寨与单雄信程咬金诸位很觉得可亲。

“夏日于朱红盘中,自拔快刀,切绿沉西瓜,不亦快哉!”

说起马,我在黄河边一马场骑过一次。枣红色的马,高且长,纵身而上却不敢纵马驰行。笔下文字不好得,马上天下更不好得,不如“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来得清淡。

押赴刑场前,狱友问他,“生与死相距多远”金圣叹道“千秋与一秋之隔。”何谓千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何谓千秋,人生终老,作古千秋。是悲亦是喜。

一件康熙年间的笔洗,黄布包裹着,着实养眼得很,据说是御窑烧制的铜红釉。尤其那美人霁,色调淡雅,幽幽的豇豆红中一抹浅色绿苔,真可谓“绿如春水初生日,红似朝霞欲上时”。拿手摸去,冰凉中尽是温润。都说旧物养人,这样的笔洗简直尤物,放在案头,比红袖添香更多了风雅,更不输风流。

且道唐诗优秀之作“尽是温柔敦厚之言。”

金圣叹少年时参加乡试,考题是:西子来矣。提笔写:开东城也西子不来;开南城也西子不来,开西城也西子来矣,吾乃喜见此美人矣……考官阅卷大怒,在考卷上批到:美人来矣,可惜你一个秀才丢矣!

本期的“作家立场”推出了青年作家胡竹峰的散文小辑《中国文章》。胡竹峰近年来颇受好评,其文古意盎然,格调雅致,上承明清小品文和五四遗韵,具有较强的辨识度,被认为是“一种重建中国文章之审美传统的可贵立言”。文章配发韩少功、何立伟、舒寒冰等作家的评论,被寄予厚望。今日节选散文小辑的部分篇章,以飨读者。

《枕草子》里《扫兴的事》有一条是:虐待牛的饲牛人。我作批:贼杀才,何止扫兴。

原标题:胡竹峰随笔小辑|天涯·新刊

功名耶落空

自由身后,金圣叹落得超脱落得自在,访友诗云:

春秋时候,齐景公与儿子嬉戏,景公叨绳扮牛,其牵走而行。是为孺子牛也。春秋之前有人说: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这情境我读到快二十年了,鸡进了窝,夕阳不断西沉,纷纷下坡的那些牛羊呵。

野菜绕门出,小虫当户悬。

读书著述为务是书生之志也是书生之噩。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此第二境也。

挥戈大启汉山河,武帝雄才世讵多。

男欢女爱、吹拉弹唱、饮食日常、人情世故,在汤显祖笔下如日似月。《牡丹亭》造句尤为和风丽日,无怨愤,无哀伤,读来清嘉宛媚,不似牡丹,更近碧荷芳草。《牡丹亭》是日影,风动日影,水流日影。

贯华堂的书香

相关文章